社交礼仪

文化杂文:三峡码头论

字号+作者: 来源:大学生创业网 2020-06-30 09:22:35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温/刘兴,三峡四.这是一个认为它永远不会改变的场景,但它改变了。在云阳的铜锣湾码头上,三峡工程川江段的张焕厚寺墙上刻着四个非常别致、诗意十足的人物。此刻,我正焦

温/刘兴,三峡

四.

这是一个认为它永远不会改变的场景,但它改变了。

在云阳的铜锣湾码头上,三峡工程川江段的张焕厚寺墙上刻着四个非常别致、诗意十足的人物。此刻,我正焦急地望着长河夕阳的壮丽。

数千年前,高霞没有蓄水--川江的夏季汛期--是一种壮观的景象。长江奔流、嘈杂、泥泞的河水,以每年一度的盛事、扩散、上升、鲸鱼吞食水草、灌木、柏树、海滩、码头、临时棚屋,甚至是固定的建筑物等形式,在三峡河上人山人海。

我之所以说急,是因为每年的大洪水都会淹没三峡沿江的一些建筑物,而且几乎一年一次的搬迁场面是非常壮观的。当时,住在河岸上的居民并不讨厌它。另一方面,孩子们则像节日一样,从马路出口的曲折中观看了一幅广袤、毫不禁忌、令人震惊的场景:房子里可以拆掉的家具已经暂时搬迁,而无法拆除的石柱、堆桩和大型家具则被用大麻绳缠绕的纤维绳拉在固定的地方。临江的街道可以乘船。

这就像一次洗礼,比洗礼更彻底。因为从很小的时候起,就参加了许多次的汛期活动;所有的痛苦,都成了难忘的记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所有从这个河岸驶来的船只都逃到了海峡两岸的腹地,巨大的三峡水以一种光和影、水的影子和震动自由地席卷了它的领土。傲慢、自尊、放弃、鄙视一切、向前迈进的本质是生动生动的。此刻,除了对造物主对川江的惊吓叹气外,你对权力的敬畏和对自己的轻蔑也在叹气。

因爱而震惊,自下而上;觉醒,因为三峡人民从来没有缺乏敬畏和反抗。

……

早晨,仲夏的黎明,阳光照在我站在最热的地方。我无意躲闪。我站在三峡的河床上--俯瞰--我渴望在阳光下看到所有我能看到的话。

远处是张焕厚寺,整个迁到双江岩,庙里的树都是青翠的,但我知道,不管这些树有多大,多么繁茂,都不是过去生的老树。

过河过河,只见殿檐门廊桥雕,却很少有原始的疯狂;更致命的是听不到河水的喧闹声,看不到河水奔流的激情,所有的风景都是细腻细腻的,平坦而静谧。虽然你还能看到河对岸的江山风情这四个字,但清风在河上是非常恰当和恰当的,也没有那种亲切和震撼的力量。

在远处,休闲的人们在河边运动跑步,享受着当时美丽的风景;更多的职业妇女仍然用最传统的方式在河边洗衣服,喜欢钓鱼的闲散的人一分为二地蹲在河边,用太阳伞钓鱼。而我,由于历史无法复制,我无法重建。

2014年4月至7月三峡工程的刘星稿

最近更新
热门点击